跳到主要內容

前瞻基礎建設國民中小學校園數位建設平台Logo圖示

前瞻足跡

數位媒介開啟教學新篇章

撰文/萬巧蓉、照片提供/新北市永平國民小學

  屬於都會區學校的永平國小,座落在新北市的永和、中和交界,普通班有近百班。多數學生成長於數位環境下,對於使用數位工具的接受度高,也有高度的探索興趣,「雖然家中都有(這些設備),但孩子在學習環境中獨立使用是比較少的。」教務主任張益瑞說。因此在前瞻計畫下,當教室逐漸轉為數位環境,也有更充足的平板提供,學生不必再以小組為單位操作各式數位設備,有更多機會獨立、個別的有效學習,點燃了他們求知的火苗。

數位環境促進學習,互動樣態更加多元
  在不同的教學領域中,數位促進了師生新型態的互動。戴孜芳老師分享數學課上的改變,自從「一人一平板」手持行動學習工具,教師能利用學習平臺設計每位學生的任務、作業,改變以往所有學生教材一致的面貌。他也發現,學生對於專屬自己的任務十分感興趣。國語教學上,彭素卿老師也有感而發表示,字詞教學從老師單方面說文解字,加入了平板查詢的策略。有學生在「浮游生物」的字詞介紹後,主動查詢浮游生物的介紹與圖片,並回饋說:「這樣就更好懂了!」
  自然領域的施惟倫老師則將平板結合顯微鏡,應用在植物觀察教學上,並以無線投影到大尺寸觸控螢幕,不僅能即時、清楚地與學生互動教學,也透過六分割畫面功能,使植物觀察課能細緻地做進一步比較、分析。教務主任張益瑞觀察,以一人一平版作資訊擴充搜尋的教學應用,較常出現在自然、社會科目,符合即時性查找動植物、社會環境或文史資訊的課程效益;在藝術人文領域也適用於讓學生能迅速搜尋藝術家作品或相關資訊,打破地域的限制,更凸顯藝術創作的多元與豐富性;語文類的教學則是應用在延伸文本的閱讀,並搭配軟體做摘要標註與文本分析。整體來說,各領域教師皆能透過數位硬體的應用與軟體的輔助,讓學生在記錄、分享、搜尋及評量上更具即時及便利性。
  不過,張益瑞也提到,若未經過教學設計與引導,在教學現場突然讓學生找資料,可能讓他們費時又無法取得精確、適用的資料。因此教師設計數位應用教學時,還需顧慮如何控管課程進度與教學方針,例如,老師可透過設備派送事先蒐集完成的教材給學生,或是搭建足夠的鷹架、線索與指引,提示學生搜尋的目標和方向,以免孩童漫無目的操作設備。

前瞻計畫提供多元設置,數位學習持續學生熱忱
  經過前瞻計畫的基礎設備建置後,「效率提升了,教學模式改變了,節省的時間可以多做一些探究思考與問題澄清討論了。」張益瑞肯定地說。各式數位媒材切換使用,透過無線投影連結影片、應用APP、實物拍攝即時投影等,能精緻地呈現所有教材,以及單一學生或學習小組的討論內容,學習內容更聚焦於教學目標。
  儘管數位工具比起傳統教具更能誘發學習動機,張益瑞深有所感,引發動機後續得把握契機,培養學生探索學習歷程的樂趣,否則恐怕淪為稍縱即逝的「花火秀」,影響有限。「教師的備課思維正在轉變。」他指出,新奇的數位體驗帶來短暫的聲光刺激,然而,「把握這個起始點,讓學生的眼光進入深刻的學習這件事情是更重要的。」不但讓課堂變有趣吸引學生,仍然要耕耘深化、關注教學內容,讓學習熱誠的火苗不熄。
  「教師使用數位設備,究竟是將自己變成引發思考探究的課堂魔術師、或是僅止於娛樂性質的馬戲團雜耍表演者,是教師們應時時自我探詢的問題。」如果只取數位設備的驚奇新鮮感,歡笑有餘,深刻不足,等到新鮮感降溫後,就像雜耍表演者謝幕般,氣氛也隨著冷卻。反之,除了總是令人驚艷外,還具有能誘發參與者的好奇心、自發的推敲其中原理,甚至想要動手試試看的魔力,總能再再的誘發學習者的動機和探究的慾望。教務主任張益瑞提醒,數位設備終歸是工具,應作為教學的輔助,而非教學的焦點主體,教師仍須自我戒慎,回歸思考實際學習的效用。

數位媒介開啟教學新篇章
  數位的發展究竟會讓人們變得冷漠,或是拉近彼此距離?對此,「合適的導入時機與有脈絡的鋪陳,誰說不能透過數位媒介傳遞人的溫度呢?」教務主任張益瑞溫厚地說。強化的網路訊號,產生更為活潑生趣的課堂,讓師生間人際的關係也變得強韌、堅定,不僅是翻新教室的面貌,也翻開了教與學關係的嶄新一頁。